时图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图片频道 >> 时图 >> 正文
图片故事:21年 旧书店的“摆渡”与守候
发布时间:2021年04月22日 15:40:24  来源: 新华网

原标题:图片故事:21年 旧书店的“摆渡”与守候

4月19日,陈桂霞在书店二楼整理广告牌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周牧 摄

这是一张拼版照片。上图是2013年4月21日,朱传国在增知旧书店内留影(记者张端 摄);下图是2021年4月20日,陈桂霞在增知旧书店内留影(记者周牧 摄)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4月19日,陈桂霞在书店内整理旧书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周牧 摄

4月19日,陈桂霞在书店内整理旧书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周牧 摄

4月19日,陈桂霞在书店里清洁旧书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张端 摄

4月19日,陈桂霞(中)为顾客挑选书籍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韩旭 摄

4月19日,陈桂霞(右)给购书顾客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张端 摄

4月20日,陈桂霞在书店吃午饭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黄博涵 摄

4月19日傍晚时,陈桂霞将书店的门锁好准备回家。

在合肥老城区,一间其貌不扬的旧书店悄然伫立了21年。对于很多人而言,它的意义远不止一家书店。

2000年6月,朱传国创办了这家“增知旧书店”,仅20多平方米的书店,拥有2万余册旧书,其中大多数是靠朱传国走街串巷收购而来。许多具有时代特色甚至绝版的书,都在这里获得了新生。浓浓的文化气息,使这家书店逐渐成为合肥爱书人心目中一处“文化地标”, 朱传国也被大家称为“文化摆渡人”。

2013年,朱传国被查出患有癌症,求医之路花费巨大,书店经营举步维艰。听到消息后,很多读者想要捐款,但都被朱传国婉拒了。好心的读者们通过到店里买书的方式表达支持,旧书一本本卖出,爱心一点点传递。

不幸的是,因为病情恶化,朱传国于2016年12月去世。面对困境,朱传国的妻子陈桂霞选择接手经营,让旧书店生存了下来。随着网络和电商日渐发展,陈桂霞每天精选几本好书,拍好照片,写上推荐词,发布到朋友圈和书友群里,既是营销,也是和关心书店的朋友们互动。卖书之余,她还经常参加图书捐赠之类的公益活动。

近年来,书店的生意愈发不好做,但陈桂霞无怨无悔。她说:“我和丈夫感情很好,他生前的心愿就是继续把书店做下去,对我来说,盈不盈利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愿的传承。”

记者 周牧 摄

责任编辑:小云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