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网
读图频道-->故事-->正文
首页 | 邮箱    
孩子,原谅爸爸没能见证你出生——记中国“南极爸爸”
http://www.yunnan.cn  发布时间 2017-01-25 16:04:06 星期三  来源:新华社

(新华全媒头条·图文互动)(1)孩子,原谅爸爸没能见证你出生——记中国“南极爸爸”

  拼版照片:左图是1月12日,“雪龙”号船员刘少甲在船舱中(新华社记者荣启涵摄);右图是1月9日,刘少甲的妻子习军丽在河北石家庄市的家中(新华社记者牟宇摄)。航程远、历时长,过去33年的南极科学考察中,有太多科考队员无法陪伴怀孕妻子、见证孩子降生,只能在地球最南端想象人生角色的转变。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南极爸爸”。新华社发

  新华社“雪龙”号1月24日电题:孩子,原谅爸爸没能见证你出生——记中国“南极爸爸”

  新华社记者

  仿佛听到了孩子来到世上发出第一声啼哭,他们搓一搓在风雪作业中粗糙发红的双手,用略显生疏的姿势颤抖地接过宝宝……

  这是想象中的一幕。现实里,这一切他们只能缺席。

  航程远、历时长,过去33年的南极科学考察中,有太多科考队员无法陪伴怀孕妻子、见证孩子降生,只能在地球最南端想象人生角色的转变。

 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南极爸爸”。

  “既然选择了地平线,留给我的只能是背影”

  此刻,无数家庭都在期待即将到来的新春团圆,而正在执行中国第33次南极科考任务的几位“南极爸爸”,只能在遥远的冰雪世界对着手机上的照片聊寄相思。新华社前后方记者用特殊的“视频家书”方式,替他们完成万里团聚的心愿。

  当老胡的身影出现在电脑上的一刹那,泪珠划过了妻子王平的面颊。屏幕里的老胡被南极的高强度紫外线晒得黝黑。

  “没想到,隔了这么多天后,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,”王平说。

  王平口中的老胡,就是第33次南极科考队昆仑内陆队队员胡正毅。此刻,他和队友正在南极冰盖最高点、海拔4093米的冰穹A区域开展科考工作。

  2016年11月2日胡正毅离家出发时,王平已怀孕数月。“我挺着肚子,把他送到家门口公交车站,以往这个时候,我哭,他也哭。可这次,估计是怕我心里难受,他咬咬牙就上了车,”王平清晰地记得那个场景。

  过去,王平以为从事冰川研究的老胡“可以去南极看看企鹅是挺好的一件事儿”。

  只是没想到去这么久,这么频繁。

  王平渐渐习惯一个人经营小家的生活:家务自己来,产检自己去。想老胡了,就一遍又一遍地看手机朋友圈里的照片……

  2016年12月,搭载第33次科考队的“雪龙”船刚刚抵达中山站附近,胡正毅接到家里的消息:王平生了,孩子早产近50天。

  “当时特别突然,”王平略带哽咽地说。自己躺在车上被推进产房时,看着天花板从眼前飞过,内心真的很无助。“老人们毕竟老了,有些事情他们办不了,我真的需要有个人帮我一下,哪怕是只陪在我身边。所有的过程,就只有我一个人……”

  “什么忙也帮不上,干着急。”在内陆出发基地见到胡正毅时,他正驾驶着雪地车忙碌地搬运物资。

  极区通信不畅,胡正毅只能断断续续了解家里的情况。掏出手机,他的屏保已经换成了宝宝刚出生的照片。“生的早,孩子体格小,出来黄疸又厉害,”胡正毅心疼地看着这唯一一张照片。

  万里之外,早产的孩子闯过一道道难关,一个月后已拔掉身上所有的管子,跟妈妈一起回到家。记者来时,王平正往奶瓶里放奶粉,忽然听到孩子哭声有些慌乱,“还没准备好怎么照顾他”。

  在胡正毅的手机里,王平的名字都被“爱妻”替代。王平说,老胡从不会轻易表达他的情感,但是在他心中,亲人和朋友永远占据着一大片位置。

  “在视频里,老胡说了许多当着我面永远不可能说出的话,”王平开心地说。

  胡正毅和队友正工作的地方平均气温零下58.4摄氏度,气压极低,要克服白化天、暴风雪、软雪带等重重挑战才能到达,是南极最为艰险的地带。

  镜头前的胡正毅显得很腼腆。“结婚后,我亏欠了你太多,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也不在你身边。”胡正毅抿了下嘴角,克制着情绪。

  王平说,自己也有过埋怨和不理解,但最终每次还是说“你去吧,没事。”她说:“他还年轻,既然选择了地平线,留给我的只能是背影。”

  夫妻俩已经商量好孩子乳名叫“慢慢”。王平说:“孩子早产来到世上,像我俩一样的急性子。我们叫他‘慢慢’,也是期许,希望我和老胡以后可以慢慢地共度时光。”

责任编辑: 杨春萍  
×